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公司动态 行业动态 媒体报道

公司动态

津巴布韦的铁腕领袖

作者: 时间:1970-01-01 文章来源:
   

9月6日下午,备受争议的津巴布韦国父、前总统罗伯特·穆加贝在新加坡因病逝世,享年95岁。

作为非洲民族解放运动的先驱,穆加贝在领导津巴布韦1980年独立后,无可争议地成为该国第一任国家领导人,直至2017年国内发生的军事政变被迫下台,穆加贝已连续执政37年,仍活跃在津巴布韦政坛。

虽然摆脱了殖民统治,然而在穆加贝的“不懈努力”下,这个曾经被称为“非洲面包篮子”的国家却以“万亿难买一斗米”的恶性通胀而闻名。以至于很长时间以来,穆加贝成为了让津巴布韦人民敢怒不敢言的国家领袖。


1924年2月21日,在哈拉雷首都以西60公里的一个农民家庭里,一个男婴诞生了。随着他日渐长大,他开始照顾他祖父的牛羊,在泥泞的水潭中捞鱼,还喜欢踢足球。这个男孩做梦也想不到的是,80多年后,他的生日将会成为他祖国的一个法定节日——穆加贝青年节。


年轻气盛的穆加贝在1951年从南非赫尔堡大学毕业,这是当时南非唯一接收黑人学生的高等学府,并培养了一批黑人解放领袖,包括后来坚持种族和解政策而受人尊敬的南非领袖纳尔逊·曼德拉。

1957年,加纳成为非洲第一个独立的英属殖民地国家,这甚深地激励了穆加贝,不久后他便回国加入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领导祖国的解放事业。经过20年的不懈抗争,津巴布韦终于在1980年4月18日从白人右翼势力手中解放,正式独立。穆加贝本人也获得了极高的国际声望,不仅在非洲被奉为解放英雄,甚至曾被英国女王授予爵士爵位。

但津巴布韦却在独立后“高开低走”,经济危机后国内爆发恶性通胀,民粹主义抬头,这些都和穆加贝脱不开关系。 

独立后的37年内,穆加贝一直连任总统治理国家。当然,长时间的连任也并非全是人民的意愿,毕竟他们有一位拥有“暴力学位”的总统。

“我在暴力方面有很多学位,”穆加贝曾在竞选活动中举起拳头吹嘘,“你看到这个拳头,它可以粉碎你的脸。”

穆加贝坚持使用铁腕强权治理国家,“你想让我把你打到地板上,意识到我还在那里吗?”他告诉国家电视台的一位询问他退休计划的采访者,当时他已经92岁。

作为一名高龄总统,下台前他的时间表上依旧少不了政治事件和国际旅行,尽管穆加贝本人疲惫的迹象已经不可避免地表现出来——他在津巴布韦下飞机后摔倒,在议会开幕时读错了讲话,在日本的新闻发布会上打瞌睡。然而,他的长寿和健康状况令支持者高兴,也激怒了反对者,他们讽刺穆加贝会永远活着。

直到2017年11月5日,穆加贝的第二任妻子——民盟妇联领袖格雷斯声称,她准备接替丈夫的总统之位引发人民不满,并在津巴布韦首都的千人体育场公开演讲时说到,“穆加贝先生,你应该让我接替你的位置。不要害怕,如果你想把这份工作给我,就直率地给。”10天后,军方介入发动政变,19日格雷斯被驱逐出党,21日穆加贝宣布辞职,执政党将刚刚被解职的原副总统姆南加格瓦上任,结束了穆加贝对津巴布韦总统长达37年的 “垄断”。

当然,除了对国家和人民做出贡献,穆加贝在“犒劳”自己上也是毫不吝啬。穆加贝及其家人可能在津巴布韦是最富有的家族,土地、豪车、豪宅、矿场等一样不少。

直至2019年9月6日,穆加贝逝世,一生贪恋权力与财富的他终未完成“百年统治大业”。


津巴布韦自然资源相对丰富,土地肥沃,而且在独立之初是个经济结构多元、工业化程度较高的非洲国家。1980年到1989年期间,津巴布韦的制造业产值占GDP的23.3%,而农业产值的占比只有12.2%。相比之下,南非其它国家同期的制造业产值只占到GDP的10.4%,而农业占GDP的比例达到 31.6%,与之恰好相反。


执政初期,穆加贝打了一手“好牌“。

他在上台之初,实行温和的种族和解政策,发展经济吸纳外资,大力发展教育、农业、矿业和制造业,一度取得非常令人瞩目的成就。使得津巴布韦成为非洲三大黄金产地、世界第三大烟草出口国,农业方面也获得不错的“成绩”,正常年份粮食自给有余,甚至可以出口邻国,被称为“度假天堂”和“非洲面包篮子”。

但渐渐地人们发现这种发展似乎没有想象中的美好。据1986年的津巴布韦政府统计报告,国内有2/3的资本属于外资,国有经济占比极低,加上长年的贸易逆差和依赖进口,经济发展缓慢。

1997年,英国工党中断了对津巴布韦的援助,随后津巴布韦国内的民粹主义开始抬头。作为原英属殖民地,津在独立后境内仍有白人公民,黑人民粹主义者的矛头于是就对准了他们。


穆加贝这一次选择了顺应汹涌的民意,但是他可能做得过了。

2000年初,津巴布韦政府实行激进的土地改革政策,将白人农民的土地无条件暴力剥取,并取消了白人在议会中的固定席位。然而这些土地大多数却没有落入普通农民手中,而是被军官、政治家等当权者所占有。这些可能从来没种过地的人即使分到了农场,也由于缺乏生产资料、技术和经营手段,导致全国农产品产量大幅下降。根据世界银行统计,2008年津巴布韦的烟草产量仅为2000年的21%。此外, “民以食为天”,粮食价格的暴涨使得其他商品价格也随之大幅上涨,国民经济走向崩溃。

与此同时,这一系列带有种族歧视性质的政策也激怒了以白人为主的西方社会,英国联合美国开始对津巴布韦停止援助进行谴责,随后演变成经济制裁。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相继停止了对津巴布韦的援助。2002年,由于认为津巴布韦在当年3月举行的大选中存在严重舞弊行为,英联邦委员会决定暂停津巴布韦成员国资格一年。即便如此,穆加贝依旧态度强硬,2003年12月,在英联邦首脑会议决定继续中止津巴布韦成员国资格后,津巴布韦宣布退出英联邦。

在国内社会动荡,经济日渐崩溃的同时,津巴布韦在国外却深陷战争泥潭。堪称“非洲世界大战”的第二次刚果战争从1998年一直持续到2003年,耗费了大量的国家财力。

到哪里去搞钱呢?穆加贝终于迈出了毁灭性的一步——印钞,这也导致了津巴布韦经济彻底崩溃。

在席卷全球的2007到2008年金融危机里,津巴布韦股市的表现恐怕是全球最佳。津巴布韦工业指数在2007年前四个月里涨幅达到595%,在之前的十二个月里涨幅达到12000%。到了2008年十月,工业指数一天内涨幅最高达到了257%,有些公司的股价短时间内涨幅超过了3500%。

接下来的10年间津巴布韦国内爆发恶性通胀,印钞所消耗的纸张、墨水、电费成本,都远远高于纸币价值,越印越亏。从2001年开始穆加贝政府不断发行巨额纸币,直至2009年发行了著名的100万亿面值纸币。

世界银行数据显示,津巴布韦国内的通货膨胀率从1997年的18.7%暴涨到2007年的24,411%。而2007年到2009年的通胀率,世界银行已没有统计,但据津巴布韦央行数据,最高曾达到过2.31亿%。


在如此可怕的恶性通胀下,津巴布韦的民生状况不堪重负。财政、金融和税收等关键部门基本停止运转,水电、通讯、医疗、教育等社会公共管理职能几近瘫痪。

曾任中国驻津巴布韦特命全权大使的袁南生曾发表文章讲述他亲历的“津巴布韦2008年大饥荒”:“西方国家的制裁,加上旱灾,导致津巴布韦饥荒越来越严重,350万人缺粮,津巴布韦总人口约1600万,每天都在饿死人。”

彼时,南非政府向津巴布韦援助的物资中甚至包括了15万个裹尸袋,用来安葬饿死的饥民。

2009年津巴布韦政府不得不被迫停用本国货币,相继启动美元、英镑、欧元、人民币等总计9种货币作为法定货币。这个常人认为是“乱来”的货币政策,居然歪打正着地暂时稳定了津巴布韦的经济。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08年津巴布韦GDP陷入最低点44亿美元,但从那之后GDP稳步上升,通货膨胀率也日趋稳定。在穆加贝执政的最后一年即2017年,津巴布韦的GDP已经增长到228亿美元。

但奇招“九币共存”却仍旧无力回天,政府不规定汇率,央行也就名存实亡。直至2017年12月,姆南加古瓦新政府成立后,努力建设“经济新秩序”,但仍面临诸多困难,疾病就是其中一个。

根据联合国艾滋病联合规划署统计,2016年津巴布韦有130万人患有艾滋病,约占总人口的14%,而此前艾滋病患者的比例还要更高。除了艾滋病意外,还有困扰津巴布韦多年的霍乱疫情。2008年,津巴布韦暴发了该国历史上最严重的霍乱疫情,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2008年8月至2009年7月期间约有4200人死于霍乱,多达9.8万人被感染。

其实,早在2008年8月津巴布韦暴发霍乱疫情后,国际社会就加大了对津人道援助。2014年11月,欧盟解除对津发展援助限制,2017年新政府成立后,欧盟先后承诺提供两笔共3200万美元援助。

然而在这个总统带头腐败的政府手中,援助再多恐怕也拯救不了多少津巴布韦人民。

穆加贝即使在“被迫”退休后也拿到了1000万美元的“遣散费”和每年15万美元的退休金。他不仅购置豪车豪宅,还拥有钻石矿等一系列产业。津巴布韦的前“第一夫人”格雷斯也是出了名的“奢侈女王”,据称她在2014年就曾花费超过200万英镑购买奢侈品。外媒更推测,穆加贝在海外至少有17.5亿美元的资产。

而同一时期,根据世界银行公布的统计数据,津巴布韦在2000年到2008年间人民食不果腹,贫困率一度达到72%,74%人口每日开销不超过5.5美元。

即便种种指责和争议不断,穆加贝对西方的强硬态度在非洲的同龄领导人中仍然得到了认可,他们选择不像西方国家那样对他进行评判。因此在穆加贝任期即将结束时,他仍然担任非洲联盟和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的轮值主席。


津巴布韦反对派参议员戴维•科尔塔特也向这位领导人致敬:“他是津巴布韦阶段的巨人,他持久的积极遗产是他在结束白人少数民族统治和扩大所有津巴布韦人的优质教育方面的作用。” 

确实,津巴布韦的人均识字率一直在非洲遥遥领先。世界银行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全球人均识字率为86%,津巴布韦为89%,而其他撒哈拉以南国家仅为64%。

穆加贝曾在2015年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政客的礼物就是永远不会停止发言,直到人们说 啊,我们累了 。”

穆加贝在逝世前曾表示,他不接受津巴布韦现总统姆南加古瓦主持自己的葬礼。

现在,这位非洲国家的铁腕领袖在经久不息的争议中与世长辞了。



 
文章热词:津巴布韦,穆加贝,2008,GDP,非洲,国家,2017: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龙华新区观澜观景路松元厦村融侨花园7-8号    服务热线 :4008-518-582
邮箱:admin@dedesos.com     传真:0755-28058304 
Copyright © 2018 尊龙d88.com尊龙d88.com-尊龙d88com-尊龙d88com手机版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Rights Reserved